标签云
近期文章
成都江源公益发展中心 | 西南河流网 | 岷江
西南江河保护主题网站,由成都江源公益发展中心运营
成都江源公益发展中心,江源守望者,西南河流网,西南河流绝美江源,徐煊,水质监测,青少年环保领袖,AEIF2016,四川环保夏令营,水资源管理,清源社区营造
82
archive,tag,tag-82,ajax_fade,page_not_loaded,,qode-theme-ver-2.9,wpb-js-composer js-comp-ver-5.4.2,vc_responsive
 

岷江 Tag

【原创】《中国周刊》河流专题之工业摧残下的江河水

  |   【岷江】成都江源公益   |   没有评论

[vc_row css_animation="" row_type="row" text_align="left"][vc_column][vc_column_text]许贤(徐煊) 本文已发表在中国周刊2017年第3期,点此察看更多河流观察文献 安徽省池州市东至县的香隅镇地处长江南岸,2016年6月17日,央视曝光当地的化工园区将致癌物超标136倍剧毒污水直排通河,通河翻滚着漆黑的黑水奔入长江,曾为“母亲河”的河水浇灌植物,植物被毒死,牲畜无法饮用。 水是万物之源,水与人类的生活息息相关。水并不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资源。中国的水危机绝不仅仅是地下水和地表水,中国的工业布局正逐步向西南等内陆地区扩张,企业大量透支水资源,从水的源头到河流的生命周期过程,还没有出生的水就被卷走了。水污染向源头靠近,工业带来税收,为当地的GDP做出贡献,同时,也将污染的现实问题带到西南的山川河流。[/vc_column_text][/vc_column][/vc_row][vc_row css_animation="" row_type="row" text_align="left"][vc_column][vc_column_text]有毒的“牛奶河” “牛奶河”跟牛奶没有任何联系,相反,其河水有毒。这个称谓源于媒体对于被尾矿水污染了的河流的戏称,导致“牛奶河”的罪魁祸首是当地的工矿企业。 云南东川境内铜、铁、磷等矿产资源丰富。两千多年前,这里就开始了挖掘铜矿的历史,也被称为“云南铜都”。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东川采矿有998口洞,1860个采点,全区直接从事采矿业的有2.36万人,围绕矿业劳动的近10万人,采矿、选矿、治矿等与矿业相关占了当地经济80%左右。 但是,由于长年用木炭炼铜,东川的森林覆盖率一度锐减到不到20%,从而成为全世界最大的“泥石流自然博物馆”。上世纪50年代以来,共成灾四百余次。 2008年底以前,很多选矿厂都向江内排放未经处理的选矿污水,含硫化钠、砷、铅、锌、铜、镉等有毒物质的尾矿水、尾矿砂等直接排向小江,造成水体及流域土壤严重污染,江水呈现乳白色,似牛奶,源源不断地汇入金沙江。在小江和金沙江的交汇处,呈现出泾渭分明的“两色水”,并最终融为一起,向下游奔流而去。 岸边的河谷地带适宜种植瓜果,“小江西瓜”在云南小有名气。可是由于污染,“小江西瓜”已经好几年见不到了。 “以前东川产的西瓜在巧家县销路很好,果实甜。现在,大家都不敢买了,知道白色的江水有毒。”下游的蒙姑乡村民反映说。 当地人种庄稼,原本引用小江水灌溉,但是江水被污染以后,引用江水灌溉导致庄稼长不好,产量低,曾经以种地为生的村民们开始去矿上打工挣钱。后来,村民种出的粮食自己也不敢吃了,都知道吃了会得病,都拿出去卖。 2013年4月23日,昆明市环保局就对导致东川区小江流域受污染的5家主要排污企业做出的行政处罚举行听证会。2013年5月17日,公安机关以三家私营企业法人代表罗某、刘某、马某等8名犯罪嫌疑人涉嫌污染环境罪提请批准逮捕。2013年5月22日,昆明市政府召开通报会:污染事件发生后,昆明市监察局对5名相关责任人进行了问责。  “牛奶河”事件后,曝光后,东川91家矿企中符合国家环保标准的只有39家,其余都处于关停状态。其中,最受媒体关注的小江沿岸的45家选矿企业中,仍有23家关停生产。东川区提出对各尾矿库建设采取事件倒逼工期的办法限期整改:2014年7月30日前,未达标的矿企如果没有实质性动工,将一律实施永久性关闭,并鼓励企业以联建的方式投建尾矿库。 一个个已建或将建立在山川之间的尾矿库,就是悬在东川头上的“定时炸弹”。尾矿库通常由筑坝拦截谷口或围地而成,因具有高势能而成为泥石流灾害的危险源,东川地处地质灾害多发区域,一旦遇到洪水等灾害易导致溃坝,就会造成重特大事故。 除此之外,囤积的尾矿渣如何再利用也是困扰东川的重要问题。如果尾矿库被填满,只能采取封库保存的方式。但如果这个尾矿不利用起来,东川建100个尾矿库都不起作用。 东川,因铜而生、因铜而兴;小江却面临着因铜而竭、因铜而殇。依靠矿产资源,甚至是不惜一切环境代价的矿产资源,这样的经济结构是难以维系的。 [/vc_column_text][/vc_column][/vc_row][vc_row css_animation="" row_type="row" text_align="left"][vc_column][vc_column_text]天府之国的水 成都平原,因水而兴,因水而发,因水而荣。这里四季分明,降雨充沛,发育着岷江、沱江两大水系,呈纺锤形的水网密集,河流众多,平均每隔2.5千米即有一条河流。《华阳国志》中称:“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也”。 但近年来城市高速扩张,人口激增,农灌区急剧扩大,特别是水电高强度开发,让成都平原这样的天府之国,和全国400多个城市一样,极度缺水。四川境内有金沙江、雅砻江、大渡河三大水电基地,水能资源均位列前矛,但梯级电站开发“吃干榨尽”,给生态环境、社会影响带来巨大挑战同时,资源性、工程性缺水凸现。 据《2015四川省国土资源公报》,在全国查明的矿产资源储量中,四川有30种排名前三,天然气、钒、钛、锂、轻稀土、硫铁矿、芒硝、岩盐等16种位列第一,磷矿也排名全国前四。但近年来高污染、高能耗的产业有成集群式发展趋势,也让四川面临水质性缺水、结构性缺水。目前石油、天然气、盐、煤等化工产业均已成集群化,以德阳为中心的磷化工产业集群为例,在沱江三条上源(绵远河、石亭江、湔江)的上、中游布局:上游的磷矿山采挖、选矿;中游各城镇沿江而建磷化工生产加工企业,矿石最终被加工成磷肥和磷酸盐,成为工农、医药行业的上游产品。 2009年之后在政府的推动下,原本零散的中小企业被整合成磷矿产业集团,回采率、尾水排放管理、综合利用水平得到一些提升。但矿山开采造成的大面积采空区、矿渣淤积矿山和河床,导致地质不稳定、泥石流等次生灾害危胁并未减缓。工厂依江而建,取水、排水均依赖沱江水系,沱江沿线大小城市的共识也是“不饮沱江水”。2004年沱江发生特大水污染事件,起因也是化肥厂违规排放工业废水,造成下游简阳、资阳、内江等地数百万人饮水中断4周以上,直接经济损失2.19亿元,成为中国历史上十大水污染事件。 磷化工主要的废弃物,磷石膏经风蚀、雨蚀,会造成大气、水系及土壤的污染。岷江、沱江断面水质长年不达标,总磷是主要因素,磷矿资源也主要分布在沱江(德阳)和岷江(乐山)。 目前我国每年排放磷石膏约6000万吨左右,资料显示,磷石膏长期未得到应用,综合利用率仅10%左右。 四川省重点监控企业污染源监测信息公开平台公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某磷化工企业的自行监测年度报告(2016年)显示:该企业固废磷石膏2016年产量109万吨,综合利用较高达41万吨(占比37.62%),符合环保要求贮存67万吨。 近年来随着环境监管愈加严格,企业的超标排放情况已经大为好转,根据环保部门对国控企业监督性监测的统计数据,近两年来国控企业污水排放达标率均超过90%。环保组织绿蜀清川负责人关键说,根据他们两年来在四川境内的野外调查,发现的企业污水超标排放的案例并不多,大约只占发现的企业污染案例总量的六分之一。尽管如此,因区域经济体量巨大,来自企业的污水排放总量依然很大,成为水体污染问题的重要因素。关键认为,更普遍的问题是市政污水直排,污水处理厂的处理容量严重不足,是导致这一问题的根本原因,且这样的污水直排属市政建设和管理问题,难以追责。以南充阆中市为例,水务部门公开的数据显示,主城区日产生污水超过10 万吨,而市政污水处理能力只有3万吨。 针对岷江、沱江干流水质达标率分别为46.2%和13.3%的情况,2016年底四川省环保厅、质监局联合编制发布了《四川省岷江、沱江流域水污染物排放标准》,于2017年1月1日实施,高于国家标准。实施后,市政污水厂处理压力将得到缓解,同时节约大量水资源,减少工业废水排放,引导水处理技术创新。从而使四川省岷江、沱江流域水污染物排放得到有效控制,长江干流出川断面将实现全面达标。据四川省水利厅最新发布的消息称,四川的省级十大主要河流包括岷江及一级支流大渡河,二级支流青衣江、沱江都将实行双河长制,即每条省级河流皆设立两位河长,均由副省级领导担任。政策出台后,无疑将为水环境保护起到重要的作用,四川环保组织也在积极筹措,助力民间河长和社会动员。[/vc_column_text][vc_column_text]江河污染的产生与治理 雅砻江和金沙江的交汇处,前些年还能分得出来黄色的是金沙江,清的是雅砻江。但是,上游修建了大坝,江河携带的泥沙大量减少,两江颜色的区别这几年已经不那么明显。   攀枝花就位于两江的交汇处,以花命名,作为在特定历史时期建设发展起来的资源型城市,环境欠账很多,是全国十大污染城市之一。大江既是城市的取水口,也是各种污水的排放地,流经攀枝花的江水环境质量非常糟糕。   2016年12月,攀枝花钒钛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企业向金沙江偷排工业废水、造成环境污染的行为,被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栏目曝光。在金沙江边,可以见到沿江形成了长达几百米的污染色带。事发后,停产整治企业28家,立案30件,下达处罚决定书16件,移送公安机关5起,行政拘留2人。   而三年前,攀枝花横断山研究会、自然之友等10家民间环保组织4日联名致信攀枝花市委、市政府,要求立即停止40万吨/年煤焦油深加工项目及12万吨/年特种炭黑项目的前期运作。信中指出:攀枝花40万吨/年煤焦油精细化加工及12万吨/年特种炭黑项目选址在城市上游的金沙江畔,对这座城市赖以生存的水源构成威胁,我们认为,这样的决策和行为至少是对全体攀枝花人民和长江下游广大民众的不尊重和蔑视!希望叫停这个项目。2014年,该项目被取消。   工业经济发展是国民经济高速发展的主要推动力,而其所造成的环境污染问题也是我国环境问题的主要组成部分。中国环境经济核算报告显示,环境危机正在越来越严重地制约经济发展。良好的环境是经济和社会发展的重要前提,失去环境的支撑,任何发展都难以为继。总投资约11亿元的煤焦油项目叫停、违法企业停产整顿、责任人被追求刑事责任,可以看出,政府和企业合作治理污染,各尽其责,将是有效地防治工业污染、保护江河的方式。 [/vc_column_text][/vc_column][/vc_row][vc_row css_animation="" row_type="row" text_align="left"][vc_column][vc_column_text]本文已发表在中国周刊2017年第3期,更多河流观察文献请点击 [/vc_column_text][/vc_column][/vc_row]...

阅读更多